首页 | 地区 | 私家车 | 体育 | 娱乐 | 科技 | IT | 大学 | 孕婴 | 其它 | 小说

你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地区 > 鹤壁

宝鸡群众10年上交文物25批次 网友赞这才是脊梁

来源:-鹤壁新闻 2018-03-02 08:06:06 责任编辑:刘欢 人气:

  “墙”盘 (资料照片)

  秦公镈乙(资料照片)

  展览现场 本报记者 李韵摄

  徐海军,陕西宝鸡石鼓镇石嘴头村农民。3月1日,他第一次走进国家博物馆,新奇之外,他多了几分激动和自豪,因为这里展出的几件青铜器是他发现并无偿捐献给国家的。

  在宝鸡,徐海军不是个案。当天在国家博物馆北区三层19号展厅开幕的《守望家园——陕西宝鸡群众保护文物成果特展》,选取了1975年以来陕西宝鸡地区群众13次发现文物、保护文物的先进事迹和文物精品。

  发自心底里的保护

  展览的隆重让身披红色绶带的徐海军有点拘谨,脸涨得红彤彤的。“弄得这么大,真没想到。”指着两个大展柜里的6件青铜器,他略显得意地说,“这都是我挖出来的。”

  2012年6月22日,徐海军在挖自家房基地的时候,土里冒出了一个青绿色的硬疙瘩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见到这种东西了。尽管到现在他也不太清楚这些文物的名称,但当地长期的文物知识普及已经让他知道,这些东西是文物,“文物是国家的,我们不能要。”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报告了当地文物局和公安局。经过鉴定,徐海军发现的文物中包括“户”彝、“户”卣、夔龙纹禁等一批青铜器,都是西周早期的文物。如今他准备盖房的地基已被保护起来,盖房的计划被暂时搁置。国家为了奖励他保护文物的行动,奖励了1万多块钱。记者笑着问:“那钱你干啥用了?”“给俺媳妇存上了!”他憨憨地笑道。

  其实,宝鸡群众保护文物的自觉是有传统的。展厅墙上有两张奖状,一张是1958年陕西省岐山县人民委员会颁发给保护文物有功的丁童村农民的,一张是1972年陕西省文管会和眉县革命委员会颁发给保护文物的杨家村村民的。仅2003至2012年,宝鸡地区的群众就向国家上交出土文物25批次,共计633组827件,钱币150公斤,其中青铜器259件。这是一组值得记住的数字,网友“考古与文化”赞道:“这才是脊梁啊!”

  藏于房基下的国宝

  考古发掘发现,徐海军家的房基所在位置下面是一座商末周初的墓葬,编号为M3。在这里出土了大量青铜容器、兵器和车马器。所出青铜容器形制多与安阳殷墟四期铜器相近,有的还铸有干支庙号铭文。考古人员发现,M3出土的兵器全部都被人为扭折,这种“毁兵”随葬的仪俗与宝鸡鱼国墓地相似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M3墓主头顶壁龛中出土了一件长方体夔龙纹青铜禁,上有成套的提梁卣、尊等酒器,与1901年宝鸡戴家湾出土的“柉(音“凡”)禁十三器”非常相似。

  关于青铜“禁”,史籍记载甚多,但直到1901年,学者均只知其名,未见过实物——这不仅是因为它的使用有着严格的礼制等级要求和规定,而且只有王室才能使用,因此极为稀少。著名的“柉禁十三器”于清光绪二十七年(公元1901年)出土于宝鸡市戴家湾村,1924年流失美国,现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。这也是目前出土铜禁和共存酒器均保存完整的唯一成套青铜器。此后,军阀混战期间,又出土过三件青铜“禁”,其中的一件很快流入日本,但最终又传入国内,被天津博物馆收藏,为国家一级文物。另外两件下落不明。

  由此可见,M3出土的这套夔龙纹青铜禁多么弥足珍贵。

  刻在青铜上的历史

  众所周知,青铜器中以有铭文的更珍贵,因为那些铭文就是刻在青铜上的历史。

  本次展览中有不少带有长篇铭文的青铜器。如著名的“墙”盘、九年“卫”鼎、“此”鼎、“秦公”镈等,全面反映了西周至春秋秦国的历史、制度、土地关系、法律诉讼等内容,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。

  展厅里有一件杨家村出土的逨(音“来”)盘,上面刻有多达350字的铭文,是目前已知西周铭文最多的铜盘,铭文记述了单氏家族的族谱,记载了西周文、武、成、康、昭、穆、恭、懿、夷、厉到宣王的名称、位次及相关事件。董家村村民发现的“卫”盉和2件“卫”鼎上的铭文,记载了西周中期裘卫与矩伯两个家族的土地交易,是研究西周时期土地制度的重要资料,而“”匜(音“阵夷”)铭文则为研究中国法律史提供了珍贵资料。匜是注水器皿,与盘配套,用以盥洗。这件匜连同盖子,共有铭文157字,记录了西周法律诉讼及刑罚,极其罕见。

  通过铭文,我们知道了:在周人“怀柔远人”的政治策略下,分散到各地的殷商遗民不仅可以保留自身的文化传统,而且还可以进入周人的职官系统中,成为体制内的“精英”。在“世卿世禄”的职官世袭制度下,“庄白一号窖藏”出土的青铜器铭文中的“微氏”家族,世代为周天子史官;“董家村一号窖藏”出土的青铜器铭文显示,裘卫家族累世历任“掌裘”、“膳夫”等官职,为周王掌管衣服和饮食。虽然这些殷商遗民不能像姬周贵族那样成为执政公卿,但是作为被征服的民族,在周人宽宏的政治度量下,他们可以和谐安定地维系着家族的血脉和荣耀。

  正是通过这些刻写在青铜上的史书,今人才有可能触摸到了三千年前祖先的脉搏。

  (本报记者 李韵 本报北京3月13日电)

  【记者感言】

  这次展览选择的都是具有重大价值和影响的文物,文物学家李学勤在看到它们时,曾用“震撼”一词表达了自己的激动。与这批珍贵的文物同样值得尊敬的,是发现文物、主动保护并上缴的农民们。他们用自己的行动,为“文物保护的公众意识”做了生动的注释。

  宝鸡,古称“陈仓”,地处八百里秦川西部,是周秦两代的发源地,也是闻名遐迩的“青铜器之乡”。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农民,与祖先留下的遗产有着血脉联系,形成了诚实善良和质朴淳厚的民风。在农人耕作、基建施工甚至山体滑坡时,一座座古代文化遗存的宝库,被不经意间打开了。那浸透着沧桑历史的珍贵文物带给人们的是震惊、兴奋,更是一种责任。面对丰富的地下宝藏,宝鸡群众不为利益所动,每每将田间地头的重要发现及时向政府和考古部门上报,并且积极主动地保护文物免受盗掘之祸,忠实地履行了公民的义务。

  【延伸阅读】

  青铜“禁”

  青铜“禁”,一种案形器,是周代贵族在祭祀或宴饷时置放酒器的用具。文献记载,商人嗜酒成风,到商纣王时期达到顶峰。纣王在国都附近的朝歌(今河南淇县)修建“酒池肉林”,日夜与宠妃妲己及一些贵族幸臣们酗酒玩乐。荒淫无度的奢靡生活导致了牧野之战的彻底失败,商王朝被周武王所灭。西周建国后,总结前朝的经验教训,认为商亡国的原因之一就是商人嗜酒酗酒。为维护其长期统治,西周坚决禁止国人酗酒。酒要饮,又不能失度,所以,就把这种盛放酒器的案形器叫做“禁”。

  本次展览中,与夔龙纹青铜禁同时亮相的,还有一件凤纹禁,两件青铜禁一起出土于石嘴头村。

标签:
万事屋鹤壁新闻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原文链接,如对本文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。
统计代码